《赤松山志》一卷

?
《赤松山志》一卷 宋·倪守约撰
?
守约 未详何许人 书前有自序 称“舍家辞父母 来投师资” 又自署松山羽士 知为道流 书中称真庙神庙 孝庙 宁庙 知为宋人 人物之末称咸淳年号 知作于度宗时矣 其书首叙皇初起 皇初平兄弟仙迹 以着是山之灵异 为全书纲领 次 丹类 次 洞穴类 次 山类 次水类 次 宫宇类 次 人物类 次 制诰类 次 碑籍类 书末又有正统四年明英宗御制 数行非诗非文 似乎聮额 与此书篇页不相属 葢后人所附入 明代刻本喜于窜乱古书徃徃如是 今删汰不録 以存守约之旧焉 ?
  序
  余自髫龄慕希夷氏之风 觊为葛天氏之民 家寓松山之左 耳所闻 目所见凡赤松子二皇君得道之由来 虽未能详知而厯贯 亦已黙契乎胷中矣 遂舍家辞父母来投师资 粤自承恩备 冠裳末数 积今四十余年 晨香夕灯 未尝敢懈 每静坐丹晨 靖中无他念想 惟恐灵踪仙迹无以启迪后人耳 家山旧有刋本 事实岁久而磨灭不存 余曰既为二皇君之子孙 忝冲和先生之余裔 其后使祖师之道不显乎?乃采摭源流 举其宏纲 撮其机要 定为一编 号曰《赤松山志》 俾来者有可考焉 若夫神仙传记之所録 经典碑铭之所载父老之所传 风月之所咏 观乎此 则不待旁搜而后知之也 偈曰?
  挂一漏万 择焉而不精 语焉而不详 则负罪其奚以文
  松山羽士竹泉倪守约序
  按传记云 郡人徐氏遇而得仙 徐氏 今日壶天真人奕碁之所 今曰碁盘其所由来者渐矣 真人既遇赤松子 乃隠匿名字 寄籍于上霄优洞天之左而修炼灵元 卒能乗云御气宾于帝庭 真人既不昡世故 时代亦不可考 然流福一方民 到于今 受其赐修炼之所 今曰壶屏俱有祠焉 凡遇祈祷守宰 必迎奉香火 求请圣水 每岁一郡士民祭祀 日以为常



赤 松 山 志
?
  ○二皇君
  丹溪皇氏 婺之隠姓也 皇氏显于东晋 上祖皆隠徳 不仕 明帝太寜三年四月八日 皇氏生长子 讳初起 是为? 太皇君 成帝咸和三年八月十三日生次子 讳初平 是为? 小皇君 二君生而颕悟 俊拔秀耸 有异相 小君年十五 家使牧羊 遇一道士 爱其良谨 引入于金华山之石室 葢赤松子幻相而引之 小君即炼质其中 絶弃世尘 追求象罔 且谓“朱髓之诀 指掌而可明 上帝之庭 鞠躬而自致” 积世累功 踰四十稔
  大君念小君之不返 巡厯山水 寻觅踪迹而不得见 后于市中复遇一道士 善卜就占之 道士曰“金华山中有牧羊儿 非卿弟耶?”遂同至石室 此亦赤松子幻相而引之兄弟相见且悲且喜!
  大君问曰? 羊何在?
  小君曰? 近在山东
  及大君徃视 了无所见 惟见白石无数
  还谓小君曰? 无羊
  小君曰? 羊在耳但兄自不见
  便俱徃山东 小君言叱咤 于是白石皆起 成羊数万头 今卧羊山即是其所
  大君曰? 我弟得神通如此吾可学否?
  小君曰? 惟好道便得
  大君便弃妻子 留就小君 共服松脂茯苓 至五千日 能坐在立亡日中无影 有童子之色 修道既成 还乡省亲 则故老皆无者
  今石室之下有洞焉 葢二君深隠之秘宫也 二君以服脂苓方教授弟子 南伯逢等其后传授又数十人得仙 《神仙传》曰? 二君得道之后 大君号鲁班 小君亦号赤松子 此葢二君不眩名惊世故 诡姓遁身以求不显此乃祖述赤松子称黄石公之遗意也 二君道备于松山絶顶 为? 炼丹计 丹成 大君则鹿骑 小君则鹤驾乘云上升 今大蒉山即是也 二君既仙 同邦之人相与谋而置栖神之所 遂建赤松宫 偕其师赤松子而奉事焉召学其道者而主之 自晋而我朝 香火绵滋 道士常盈百 敬奉之心未有涯也
  按《山録》 南岳衡山太虚真人得道处 玉帝命小皇君主之 赐神姓崇 名■〈山屾昌 上中下〉 号司天 主世界分野 孝庙淳熈十六年 封大君为? 冲应真人 小君为? 养素真人 理庙景定三年 加封大君冲应净感真人封小君养素净正真人 猗欤休哉 大道流行 正教恢阐 福庇于婺 垂千万年

  ○丹类

  遗丹
  按《遗丹记》云 二皇君炼丹成道而上升 丹灶故基与井俱存 遗丹在山 变现不常 或大或小 或近或逺 人多目击 不可数举 丹山遇夜及昏 或阴晦或烟雨必霏霏如日出光 岂非遗丹之洞焕欤?今畧摭一二言之
  守山道士吴奉师 常蓄白鸡伺晓 一日闻鸡惊鸣 举首视之 乃啄一物 微似弹丸 有五彩光 即以合格之亟 招同袍作礼及偕来启合 丹已去矣 又 守山道士沈应符至更初 见窗外光彩闪烁 遂开户视之 有物大如鸡子 其光渐逺 又 即前其光愈逺复归户 其光照窗如初 殊不知 山神诃护可逺观而不可亵翫焉

  丹灶
  灶如三级坛 上有丹鼎

  丹基
  在丹山太清殿之左 以真阳所聚 遇雪不积 草木不萎

  ○洞穴类

  洞元洞天
系三十六洞天 亦名金华洞天与赤松山相接 分上中下三洞 上曰朝真 中曰冰壶 下曰双龙 竒伟峻拔 岩穴奋踞 风云凝互 气势磅礴 上逼斗牛之辉 下接罗浮之脉 上洞有石真人 俨然临跨 莫测端倪中洞有水帘直下 寒玉横飞 其间有石像石笋等 按之仙经 知其有异 山神守卫 不通尘迹 下洞有石龙虎狮象麟凤钟鼓之类 难可枚数 又有雪山等处 鄱阳汤中曽有诗曰? “金堂玉室相掩映 珠帘翠箔谁褰开” 盖以洞中有“动用什物室宇户牖”故也 下洞门极低 非舟不可入 既入 非烛不可见 此洞天原系赤松所辖 据《博异志》云? 皇氏兄弟得道游止之地 《洞天福地志》云? 郡人皇氏于此学道 凡投告龙简必至焉 理庙嘉熈间 祈嗣告盟于此 宫中有御醮青词碑可考

  优游洞
  在上霄 去宫十里 去壶屏一望之隔 洞门髙五尺许 入门则广髙二三丈 自左升梯而上 又于上扶梯 而入其中 举而视之 则虚旷如大厦数十间之广 又出于三十六洞天之外烟霞交鎻 石髓流英 父老所传则曰壶天真人所治之区 二皇君校籍之所 潜斋王公埜亦留题曰?
  上霄非晚出 烟霞寄孤峤 青广既欝欝 白乳仍皭皭
  徐真人有祠其侧

  石室洞
  在螺蛳岩之侧 即赤松子引小皇君入山修道之所 上则石室 髙深丈余 方广相等 洞在其左 自二皇君得道之后 洞门深鎻人不可到

  ○山类
  
金华山
  周回数十里 即赤松山是也 《抱朴子》云 此地可以居神 免罹洪水之患 汉三十代天师虚静先生张君好善 尝一日游厯 慨慕赤松子之风 二皇之迹 乃留咏曰?
  家在白云中 约住赤松子
  揭来此山游 龙虎镇相似
  金华莫外求 黄茅已如此

  炼丹山
  髙数千寻 去宫五里 自宫左循坦途而去 至山下度小桥 由峻岭而上 其上平旷 景物不凡 一望数百里 近在目睫 盖二皇君炼丹之所 其上有庵 岁差道士主之丹光洞 焕辉润草木 山中凡可以为? 药者三百余种梁·沈约为? 本郡太守 有诗纪之?
  朋来握石髓 宾至驾轻鸿
  都令人径絶 惟使云路通
  绍兴间 降香祈福于此 其下有仙田 凡一二里 细碎不成片段 逺望髙下若阶级 相传以为? 二皇君植灵苗胡麻之地 自五代以来尝以种香黍 每岁必以进贡 唐本观道士舒道纪有诗云? “至今丹井水 香满此山田” 后因杂种五榖而此田所出不复可进矣

  卧羊山
  周回数十里 其髙数十寻 正与赤松宫相对 即小皇君叱石成羊之地 其上石羊 现没无常 山神诃护 不容凡人有所希觊 林木茂盛 深不可入 东坡先生尝有诗讃之曰?
  先生养生如牧羊 放之无何有之乡
  止者曰止行者行 先生超然坐其旁
  挟册读书羊不亡 化而为? 石起复僵
  流涎磨牙笑虎狼 先生指呼羊服箱
  又太学博士三山郑士懿来此 曽有诗曰?
  见羊疑是巳叱石
  见石飜疑未叱羊
  非石非羊何所见
  这些意思难商量

  大蒉山
  宫之东一里而近 乃二皇君飞举之地 俗呼为? 堕坠山 以山势自壶屏奔龙而下 蟠结于此 岌岌其势故也

  圣石山
  在卧羊山左宫之南 其山相对 隔溪皆田也 向有十数巨石在田中 其广数围 妨碍耕作 乃祷于二皇君 次晓则石巳飞过山旁 众叹神异 指为? 圣石 二皇差仙官主之

  螺蛳岩
  在石室之左 其岩内窍通于石洞外 有峉岝之形 有空洞之象 岩势盘折 若螺蛳 就以为? 名

  刘道岩
  在螺蛳岩之左 昔有学道者刘道岩于此得道而去

  壶屏
  在优游洞之左 壶天真人修炼之所 此处实地 履之空空 有声虚处 随足陷没不可举

  ○水类

  小桃源
  在宫之侧 宫内自左庑 可问桃源之津 泝流而前 泉石相搏 无风而涛 行且百步 有亭曰“物外” 又百步 横涧为? 桥 榜曰? 三峡惊涛怒号前 莫知所穷后不见 其所止殆与尘世相隔 过盘石 临浚流 不特与物外异亦与三峡异 横絶一小桥 有亭在大石上 曰? 石弘又泝而上 潺湲不竭 度杰石 而后可据槁梧而坐 丹山可由兹而上 此乃二皇君三元八节 邀集羣仙校籍之所 山中人早行 尝有闻如官府考掠声 迟明寻觅 则又杳无所见 昔有栖碧御风 泠然等处 今不复存 东莱吕先生有记 以纪其胜

  丹井
  在丹山左隅 二皇君得道 将欲飞举 乃为? ?石屏上有石荷 盖与龛相类 奉所事石老君于内 而埋井中不使后人知神仙踪迹及井所在 却以他井代之 其中泉 冬夏不涸 可以治病 神济无方 后有慢道者厌触之 其泉不通 此井自塞 守山道士方以井闭为? 惧 二皇君乃亲降指示 故井因忽不见 亟鸠工掘土则见所藏老君在龛中颜色严古 冠裳坐扆皆肃整 殆若天降 众共惊愕 乃奉祠于太清殿 今之丹井实故井也 梁国葛惟肖乃稚川耳孙 有诗纪之曰?
  炼厥紫河车 汲此太阴精
  铅男沈玉洞 汞女隠金城
  盖为? 是也

  圣石湾
  在宫前送客亭下 圣石山之左 中有圣石屹立 不动 壶天真人曽豢龙于此

  清水潭
  在宫之右 过清亭之前 昔有一大石羊在此 神仙恐为? 凡人所得 其羊竟滚入潭中而不可见 皇佑间 洪水冲倒钟楼 钟亦滚入其中 竟失其所至今 凡遇有风清月白之夜 遂闻其下铿坚琳琅之韵 以合步虚之节

  ○宫宇类
  寳积观
  即赤松宫 按观碑 自二皇君因赤松子传授以道而得仙 同邦之人议曰? 崆峒访道 帝王有顺风之请 濑乡立祠 桑梓置栖神之所 兹为胜地 可得忽乎!遂建赤松宫真庙大中祥符元年 始改今额宫 与卧羊山相对 宫前有二派水合为? 一流 其一自上霄而下 其一自碁盘穿小桃源而下 宫内由左庑而上 可问桃源之津 由右庑而入 可寻濯缨枕流之胜 又数步 可坐过清亭而观漱玉徘徊官厅 可览骚人胜士之风月 朝廷所降御书及石刻并诰勅等 见奉安于宸翰堂宫中 自从冲真董先生立名于东京中太乙 而显道振宗 代不乏人 自紫虚黄先生重兴观业而规矩一新

  金华观
  在双龙洞侧 掌三洞香火 元系赤松下观

  云巢庵
  在丹山上 有屋数十楹 宫中岁差道士徃主之 非惟巡掌形胜 士大夫扪松萝而访仙者 则傧相游览焉

  太清殿
  在丹山上 云巢之侧 今奉事石老君香火

  二皇君祠
  在大蒉山下 守宰谒告必至焉 范峻有诗云?
  灵祠千古余真迹 祠下老松髙百尺
  仙子骑鲸去不归 几回借问山中石

  壶天真人祠
  在优游洞前 一在壶屏 一在碁盘 一在宫内 祷祈不絶

  圣石仙官祠
  在圣石湾 左首掌圣石 按《谶记》云 此石乃金寳所化 能现光彩 故二皇君令仙官主之

  丹山仙官祠
  在丹山上 云巢庵之侧 每遇丹光吐纳 必由于兹 民有祷祈 动无不应 凡有登丹山而不加敬者 必有彰报之验而俾隆信道之心

  云台观
  在城西十里外 名曰鲍垕 元是罗仙姑兄弟二人修道之庵 曽遇白衣仙人而不火食 继有何仙姑兄弟二人复绍此庵 请牒为? 女冠 亦八十余而后化 赤松主首移 请兰溪废额以隶属赤松下观云

  凝神庵
  在城西十里外 去溪陂塘一里 乃朱宗师退修之地 宗师勇退观事 结庵于此 以奉父母香火 誓絶人事而户外之履满 乡宦多访焉 潜斋王公埜有诗咏之?
  抛却林泉趣 草庵临近村
  两窗吞日月 一室养乾坤
  菊露秋篱重 松风午枕暄
  蒲团数胎息 不肯学旁门
  后数年 遭遇理庙 赐凝神斋髙士 遂以为? 名 其后又复得御书“凝神”二字 因以为? 额

  ○人物类
  舒先生
  先生名道纪 唐代人也 生长于婺 为? 赤松黄冠师 存心养性之外 惟以文墨自娱 名公逓相推敬 游厯江湖 在处寄其风月之章 时有荐之于朝而録用之则又拂袖而去 若将浼焉 埋光铲彩不求名声 自号华阴子 常与禅月大师贯休为? 莫逆交日夕瞻仰二皇君之祠 若意交神会 人莫测其遇与不遇也 曽有诗曰?
  松老赤松源 松间庙宛然
  人皆有兄弟 谁共得神仙
  双鹤冲天去 羣羊化石眠
  至今丹井水 香满此山田
  其后修炼亦却食 不疾而化 又数年 有于赤城见之者

  冲真董先生
  先生名惟兹 好学笃文 不事生业 隠寄赤松 解悟经品 思通神会 时贵以先生名 荐之于神庙 名试诸经 理义敷畅 上悦 赐度牒 为? 赤松黄冠师 继赐冲真师号 及紫衣 未几掌东京中太乙事及哲庙 元佑间乃丐归家山 上嘉之 复勅领寳积观事

  紫虚洞灵黄先生
  先生名彦达 字行可 本郡人 其家去观二十里 紫虚洞灵其师号也 博学羣书 精于唐宋之诗 后遇至人授之以秘术 于是诸大法无不参行 救人疾苦 祷祈响应四方归向 皆目之曰黄真人 至绍兴间 主观事凡三十余载 一新观増置田畆道行 赖其休庇 至今无乏 尝置灵机堂 为? 修存导养计 得暇则以琴棋自娱

  至乐先生盛君
  先生名旷 字符放 武林人也 其母梦吞五色光而有姙 自十岁学道于金华三洞 及十五六 迁寓赤松 呵呬外 喜吟咏 凡寓于物 入于题者 必发而言之 有《华松篇》一帙盖取金华赤松居处之意也 黙朝内炼 靡所不解 绍兴间 因内嫔传其斩赤龙之道 髙庙闻其名 诏写其容而召之 乃野入觐上 赐坐谈玄 馆于玉津园 寻降 赐御书扇 又命其勘校道书继而奏请如蜀之青城等处 蒙恩允 又赐空名度牒数道 以资糇粮之费 及回入觐 上赐“至乐先生”之号及金玉等物 谢恩还山 遂于宫中卓一小庵曰? 迎晹 先生尤精于易 时与鹤山刘大辩讲析其中又于所泊处 命曰? 至乐窝 愈黙修炼尝独吟曰?
  刋名紫简羣魔宾 扶桑旸谷奏玉晨
  控驾三素辅翊宸 敢忘南岳魏夫人
  年七十余 趺坐而化

  冲和先生周君
  先生名大川 字巨济 号澄斋 本郡人也 自幼入道 潜心宗风 承恩后 有术者相之曰 此人必可一言悟主 及年徳俱备 寜庙闻其名 乃诏入觐馆于髙士堂寻奉万寿香火 上甚礼貌之 乃为? 家山申请免和买杂敷仍立山门道正司 又数年 谢絶软红 归养故业 众又挽为? 家山主人 爱常住 毫发无欺 赡众无乏 庄田负逋 则捐已资而代偿 讙声载道 若夫吟咏纾情 横琴乐道 人所不能易及也 与通妙先生易君如刚为? 莫逆之交 嘉定间 上犹爱念二人 俱赐象简 又俱赐先生道号其所得御书 见崇奉于冲和道院之御书阁

  道録吴先生
  先生名养浩 平生读书不倦 十行俱下 游厯江湖则与云泉髙士杨休文为? 文章友 玩弄笔砚 朝中公卿皆屈礼招致之 绍定间 文声日振 理庙闻其名 召入觐令主太乙 自是圣眷弥笃 宣赐不一 积阶至左街道録 年七十余而化

  宗师朱先生
  先生名知常 字乆道 号此山 本郡人也 先生通儒学 明释老 平生茹素 常曰? 功名不足凂我慨从赤松子游 为? 黄冠师 未半世 两住家山 道尊人服 寳佑丙辰 裕斋制置马相公光祖 以檄召主茅山玉晨未几 司徒髙士师坦以先生闻于理庙 移镇崇禧 次年 蒙恩召主佑圣观 迁左街鉴义 凡遇雨旸 祈祷屡应 上悦 迁凝神斋髙士 开庆间 北兵渡江 犯鄂渚 于是上命立坛借阴兵助战有验 赐左街道録及象简香合杯盘钱币 至景定四年 适茅山上清经箓 嗣教宗师阙员 上特御笔 以先生名为? 四十一代宗师 先生少学易于乡先生卢端叔 后得易说于池阳周元举 遂以见闻 集为? 一编 进之于上 先生得易之道 知进退之机 咸淳乙丑浩然有归志 乃于房院之后 筑小庵以自娱

  ○制诰类
  
赤松凌虚真君制
  勅
  道无方体 供物之求 兆见机祥 发于感忽
  赤松真君 纪于迁録 神农之师 雨旸并时 有求必应
  一方所仰 千载若存
  祗答灵休 用申茂典 可加号赤松凌虚真君
  元符二年制
  
二皇君诰
  勅
??? 黄老之学 虽以虚无为主 澹泊为宗 而原其用心 实以善利爱人为本
  初起眞君 初平眞君 尔生晋代 隠于金华
  叱石起羊 以为得道之验
  汲井愈疾 益广救人之功
  岿然仙宫 赫尔庙貌 一方所恃 千载若存
  东阳之民 合辞以请? 其按仙品崇以美名 缅想灵斿 鉴吾褒典
  初起真君可特封冲应真人
  初平真君可特封养素真人
  淳熈十六年六月十七日加封
  

  至真【阙】妙 昉于庄老之论 神山之事 盛于秦汉以来
  然超乎冥漠之无形 而邈若昭彰之有验
  第一位 冲应真人 第二位 养素真人 惟尔兄弟 流芳史书
  石叱而能起 成形丹存而尚留余焰 驾雾腾云 则若恍若惚 祈晴祷雨 则随感随通
  至今 寳积之祠起 敬金华之地 宜加徽号 以称真风
  第一位 冲应真人 可特封冲应净感真人
  第二位 养素真人 可特封养素净正真人
  景定三年十二月十日

  ○碑籍类

  老君圣像碑
  二皇君诰碑(在二皇君祠)
  真武戒世碑(在真武堂)
  御书兰亭碑
  御醮碑
  御香碑(在宸翰堂)
  寳积观碑(张虚静先生撰)
  三清殿碑(路说撰)
  遗丹记碑
  遗丹赞碑(并厉埜撰)
  会仙阁记碑
  赤松山碑(李阳氷书)
  长生碑(唐开成四年立)
  阴符经碑
  小桃源碑
  物外碑
  洗耳碑(并虞似良书)
  太山感应篇碑
  青云阁碑记(并在青云阁下)
  名公游山题咏碑(不可计数 散在廊庑及官院 并诸房院等处)
  檀信长生斋碑
  檀信逺日斋碑(并在西庑)
  勅赐宗师碑(在此山道院)

  文籍
  赤松子中诫经(在冲和道院)
  霍如庵参同契(在曕翠阁)
  注太上感应篇(在青云阁)
  经进易解(在此山道院)
? ? ? ?